隨著中國發展進入新時代,旅游經濟體系的日趨完整以及中國旅游需求國際化演進的來臨,特別是國內旅游和國際出境旅游的大眾化和規?;陌l展,旅游在國家經濟、社會、生態、文化、生活領域的影響力、拉動力和貢獻力進一步放大,旅游深層問題的呈現,推動了旅游學科教育和旅游學術研究的發展,在旅游產業實踐和旅游學科教育雙重需要條件下,旅游的研究有了長足的進展。這不僅表現在研究成果數量的增加上,更表現為學科研究日益向多元化、注重體系結構方向發展。大量從事旅游學科研究的新生力量的介入,多學科研究方法的融合,為旅游研究的理論突破創造了基礎條件。

然而,這個基礎還是很脆弱的,與同時代產生的新興學科與問題領域相對比,無論是研究成果和成果推廣都存在著明顯的差距。雖然國內許多從事相關研究的學者,都在不斷地探討旅游學科的理論體系,都在試圖運用相關學科的方法論來建立旅游學科的研究對象,并根據研究對象的規定來確立類學科的理論框架,都在確立旅游領域的科學問題,然而,這些努力并沒有取得很好的效果。旅游學科無論是從理論概念來說,還是從體系結構來說,特別是實踐的應用都顯得十分不成熟。雖然我也不贊同一些人那樣的看法,認為旅游學科是沒有科學味道的學科,畢竟在多數旅游經濟學教材中還是對旅游的某些問題作了一定的研究,而且有些研究也是很深刻的。但是,旅游學科與那些同時創立的學科相比,無論是在學科研究的方法上、學科研究的體系上、還是在學科所探討的問題上,都顯得十分蒼白,以致于多數人對旅游學科的科學性產生了懷疑。由于得不到科學的方法論的支持,沒有區別于其它學科的研究對象,旅游學科正在不斷地向一種政策設計和現象羅列方向演化。

通常,社會科學的研究,就其方法論來說,涉及的主要問題有五個:一是社會現象的性質及其理解;二是社會研究的哲學基礎及其假定;三是應采取何種方法來研究社會現象;四是如何判定社會科學知識的真理性;五是人的主觀因素對社會科學研究有什么影響。以上五個的問題的學術界形成的共識,是學科成熟的基本標志。從這個意義出發,我們的旅游研究的反思便圍繞這五個核心問題展開。

1.對旅游這種社會現象的性質的認識,旅游學術界并沒有形成統一的共識。關于旅游的性質涉及到起源、內涵和基本常識三個問題。

起源:我們先不說其屬性是經濟、文化還是社會的爭論,就其起源都沒有達到認識的一致,有人認為旅游是人的一種自然屬性,自人類存在便有旅游,有人認為旅游是商品經濟產物,有人認為旅游是市場經濟的產物,有人認為旅游是工業化發展的產物,旅游的屬性決定,意味著旅游學術研究的起點以及內在機理的區別。如果旅游是自然屬性,那我們就應從人的自然屬性出發去研究其內在的機理、條件以及因果,研究的起點使人類社會產生開始。如果旅游是商品經濟的產物,那么旅游便與商品生產和交換的經濟制度有關,我一們要研究商品經濟制度與旅游的內在關系,研究的起點便從第三次社會分工開始。如果旅游是市場經濟的產物,那么旅游便與社會資源配置方式有關,我們要研究資源不同的社會配置方式與旅游的內在關系,研究的起點便是美國的南北戰爭,如果旅游是工業化的產物,那么旅游研究便從工業化生產方式的變化對旅游內在影響,研究起點便是英國的工業革命之后,這幾種不同屬性的認識,不僅表現為我們的研究方式的不同,其研究的斷代史也是相差甚遠。

內涵:如何解釋旅游這種現象,也就是旅游的本質是什么的問題。國內學者從不同的學科背景入手,花費了不少精力來尋求答案,彥君兄認為,旅游是尋求體驗的現象,張凌云認為,旅游是尋找非慣常環境,還有很多專家認為是這個和那個,但都是從不同的學科出發來認識旅游的本質,凌云兄的定義我還是比較認同的,但這個定義還是不明確的,什么是非慣常環境,解釋一個概念再通過另一個需要解釋的概念去解釋,是有問題的。經濟學很多概念定義都是很明確的,比如市場是商品交換的場所,資本是能帶來錢的錢,這些定義對概念所確定的現象給了一個明確性的解釋。概念的明確性是研究的關鍵,只有概念具備明確性的特點,我們才可能對概念進行維度的劃分,才能去測量和社會實踐的檢驗。

常識:一個研究領域的成熟與否,一個重要的衡量標準就是對常識的認同,然而,在旅游領域,我們對一些旅游的常識都沒有認同,也處在爭論與討論之中,作為一個以人的空間流動為基本特征的產業,旅游業高度依賴于旅游需求,而人的旅游需求又受到經濟、社會和環境的變化,表現出高度的敏感性。在旅游學界,有人認為旅游業具有敏感性,不具有脆弱性。這種認識,是將旅游需求的特性與旅游業的特性等同起來,作為同一個現象來認識,所有的需求都是具有敏感性,如果這種敏感性沒有防火墻阻斷,直接左右滿足需求的生產,那么,這類生產的產業或行業,必然會具有脆弱性。旅游生產所不具有的物品屬性,決定了其生產的服務不具有儲存和運輸這種介于需求與供給、生產與消費之間的防火墻。在這種情況下,旅游需求的敏感性必然會作用于旅游生產,在短期內形成強大的沖擊,甚至是整個行業的停擺,這就是旅游產業脆弱性的具體表現。這次疫情開始,有人就認為,旅游業不脆弱,地還在只是少收一季莊稼,問題是,地是還在,如果種莊稼的人不見了,那可怎么辦!旅游需求是敏感的,旅游行業是脆弱的認識是一個常識,而這個常識的認同是多么難的一件事。

2. 旅游研究的哲學基礎及其假設,是觀察旅游這種社會現象的視野和研究的框架,通常我們稱為旅游研究的范式。它是由一整套的概念和假設所構成。旅游研究范式是旅游科學的理論體系和研究活動中關于研究對象和研究活動的一組基本觀念,是旅游研究領域的共同成員所共有的信念、價值觀和技術手段的總和。就社會科學來說,其研究范式有機械論范式、有機論范式和人文主義范式,這三種不同的研究范式分別來源于物理學、生物學和人文科學,是對這三種學科的機理的模仿而形成的,三種不同的研究范式在本體論、認識論、方法論和價值論四個方面存在著重大差異。目前,旅游學科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在研究范式方面還沒有形成統一的共識。

相對于傳統研究領域,旅游研究是一個新的領域,對旅游問題的認識,我們可以借用傳統學科的研究范式,來解決旅游領域的科學問題,這是可以理解的事。特別是對于我們這個領域研究者來說,我們匯集了經濟學、地理學、社會學、人類學、管理學、歷史學、傳播學不同學科背景的學者,共同來研究一個新領域內的問題,研究范式的統一與認同是關鍵。對于我們旅游研究領域一個十分有意思的現象,不同于其它學科領域,我們都很和諧,任何學術會議我們不吵架,不爭論,因為對同一個研究問題,我們有不同的研究范式,我們沒有同一個尺子,來衡量你的研究是否科學。面對一個新的研究領域,我們不可能只是借用相關學科研究范式,因為,從提出新的問題、或者提出新的方法、或者提出新的衡量方法有效性的標準、或者其它新的知識、規則、概念、理論體系等等東西的產生,都很有可能改變一個研究領域的研究范式。

決定旅游研究的范式的核心,是由三個要素構成的,一個是旅游研究的科學問題、研究方法和評價研究的準則。就當前我國旅游研究的現狀來說,這三個問題都沒得到解決,形成旅游研究共同體的共識。旅游領域的科學問題,特別是重大問題,我們基本是隨著管理部門工作基調以及研究者的學術背景、研究偏好來選擇的,并沒有依據旅游學科的科學規律有步驟的推進,這種結果是,我們在旅游研究不乏有局部理論創新,有新的觀點,但在旅游研究體系方面沒有重大突破,我們的研究成果也不會得到社會的普遍認可。應該說,在中國進入新時代的背景下,社會經濟的新舊動能轉換,中國制造轉向中國服務、工業化進程下的二元結構的破解,旅游可以發揮更大的效能,為我們的旅游研究提供了眾多具有科學價值和實踐意義的科學問題,但是我們卻沒有做到。

由于旅游領域沒有形成認同的研究范式,閉門造車的研究、精心概念的創造、沉迷于數理范式、專注于引論立論、服從于外來標準,成為我們旅游研究領域的普遍現象。這種研究范式的框架,對于自然科學、對于相對成熟的社會科學還是有其適用的邏輯性,但對于屬于社會科學中新型學科的旅游來說,其適用性是要打個問號的。比如,實證研究通常是我們經常使用的一種研究方法,這種研究方式對于自然科學是具有普適性,但對于社會科學來說,其普適性就會大大降低。因為,社會科學是研究人以及人與人之間社會系統的科學,社會現象與自然現象的最大的區別是異質性,受重心引力的作用,石頭從空中拋出必然落地;所有教授選你當院長,并不是這些教授都擁護你,愛你的恨你的都會有,選你的有可能是恨你,不選你的也可能愛你,因為人的想法和認識是不同的。因此,在旅游研究中,通過問卷調查得到的實證結論未必是真實的,在某個區域調查得到的實證結論推向全國未必是科學的。

3. 旅游研究由于缺乏科學的研究范式,還沒有形成特定學科的概念體系。旅游學科尚處一個不成熟的發展階段的一個重要標志是概念體系的不確定或者不成熟。一個完整的學科必須具有科學的理論體系作為支撐,而概念則成為理論體系的基石。不論是馬克思經濟學,西方古典經濟學還是西方新古典經濟學、以及以科斯所代表的新制度經濟學,都有它特有的研究對象、基本假設、檢驗假設的方法、核心概念和結論。相形之下,旅游學科的核心概念都沒有建立起完整的體系。我們所提出的一些概念如旅游動機、旅游需要、旅游行為、旅游期望、旅游文化、旅游交通、旅游容量、旅游收入、旅游效益、旅游產品、旅游資源、旅游決策、旅游活動、旅游規劃和旅游發展都屬于旅游學的核心概念。但仔細研究便可發現,這些羅列的概念無非是借用了經濟學、管理學、社會學、地理學、文化學、人類學等一般傳統學科的核心概念,經過粗加工、有些概念還沒有進行加工,只是加上旅游標簽便成為旅游這門新型學科的核心概念,不能不讓人對旅游學科是否是科學產生懷疑。